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穿越到平行時空的我被迫當上了太子 > 難產風波

難產風波

麼回事,你在收圖?”宙海主神道。不僅修辰天神在《修羅地獄圖》的世界中,為了鎮壓修辰天神,甲天下、宙海主神、九首龍神也在裡麵。放眼望去,整座修羅大陸被捲起。無邊大地向上反轉,山河被摺疊。“不是我,有精神力大能來了!”甲天下拚命調動神力,奪取《修羅地獄圖》的控製權。而宙海主神則是打出三叉戟,攻向懸浮在天穹的日月雙眼。可惜,冇能阻止。《修羅地獄圖》被徹底捲起。日月雙眼,宇宙大手,世界一般巨大的《修羅地獄...-

劍南界外,黑暗大三角星域中。

一場曠世絕倫的諸神之戰爆發,黑暗被神光點亮,億萬裡的空間中神霞湧動。

每一縷氣,都是一條數千裡的神氣大河。

雖然諸神戰場與劍南界有數十萬裡之距,並且隔著厚厚的混沌地帶,可是,劍南界中的生靈依舊感受到恐怖的氣息,全部匍匐跪倒在地。

天堂界極為重視本源神殿,因此,在本就十分空虛的情況下,依舊傾儘全力。

調遣來的八尊神靈,都渡過了元會劫難的強者,是活了數十萬年威懾諸界的巨頭。

他們本以為,可以輕鬆鎮壓陰陽神師、修辰天神、玉靈神的其中之一,然而,久戰至今,竟無法攻破陰陽神師的命運神壇。

命運神壇,恢弘至極,除了中心的壇殿,外圍聳立有三十六尊巨身神像。

陰陽神師懸浮在壇殿中心,雙手虛托,體內神血源源不斷湧出,如同血脈一般的網狀形態,注入巨身神像。

“轟隆隆。”

三十六尊巨身神像,皆高達千裡,結成各種不同的手印,抵擋天堂界派係八尊神境巨頭的攻伐。

玉靈神站在壇殿下方,看著身體快速乾癟下去的陰陽神師,露出擔憂的神色。

命運神壇雖強,可是,是因為陰陽神師源源不斷燃燒神血,才能擋住天堂界神靈的攻擊。她知,陰陽神師是在拖延時間。

可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陰陽神師已冇多少神血。

修辰天神冷冷的看著陰陽神師,心中暗笑,一旦神血耗儘,必定陷入嚴重的虛弱狀態。到時候,要是隕落在了這片星空,對命運神殿而言必是沉重的打擊。

一開始,就該聽它的,不要理會天堂界派係的神靈,直接殺去劍南界,進入本源神殿。在神殿中,與天堂界神靈纏鬥,比在這裡死磕強得多。

需要付出的代價,不過是劍南界毀滅,本源神殿中那些聖境小輩有可能全死。

僅此而已。

修辰天神眼中閃過一道狡黠之色,盯向玉靈神,憂心忡忡的道:“黑暗大三角星域地處偏遠,地獄界的神靈,不知何時才能趕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玉靈神道:“你有什麼辦法,直說便是。”

修辰天神道:“我認為,你我二人不該繼續待在命運神壇中,該主動衝殺出去,前往劍南界。如此一來,天堂界派係的神靈,必定會追擊我們,神師承受的壓力會大減。”

玉靈神早有前往本源神殿的想法,修辰天神如此提議,自然是一拍即合。

……

天堂界的諸神,比他們更加焦慮。

這裡畢竟是在地獄界的地盤上,若是不能速戰速決,讓地獄界大批神靈趕至,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他們偏偏心存忌憚,不敢輕易進入本源神殿,纔會在這裡與陰陽神師、修辰天神、玉靈神爭鬥不下。

出乎他們預料的是,陰陽神師厲害至極,以一己之力,擋了他們這麼久。

甲天下臉色一沉,道:“宙海主神,你立即前去本源神殿,這裡交給我們便是。”

宙海主神乃是光明神殿的一尊強者,位於主神之列,身穿明淨神鎧,腳踩三足金烏。隻是他腳下的三足金烏,散發出來的光芒,就堪比一顆恒星,灼熱而又刺目。

而他身上的光芒,比三足金烏還要強烈。

宙海主神道:“我們在本源神殿中,早有佈置,等到裡麵傳來確切訊息,再闖進去也不遲。”

甲天下正要再次開口,卻聽旁邊傳來一道粗獷的笑聲:“修辰和玉靈神終於忍不住,衝出了命運神壇。你們說,我們鎮壓他們哪一位好一些?”

開口的,是天堂界西方龍族的九首龍神。

天堂界派係雖然八大巨頭齊至,可是,修辰天神和玉靈神也都是巨頭級彆,在要壓製命運神壇的情況下,他們隻有餘力鎮壓其中一位。

畢竟,要鎮壓一尊神靈,比擊敗一尊神靈要難得多。

宙海主神道:“鎮壓修辰!修辰出生修羅族,是十大族的神靈,在地獄界的地位更高。而且,它必定有傷在身,鎮壓它,應該要容易一些。”

甲天下、宙海主神、九首龍神,同時出動,攻擊欲要闖入劍南界的修辰天神。

魂界之主則是取出一隻通天袋,吹出一口氣,通天袋變得足有一顆行球那麼巨大。

三千億魂軍從裡麵衝出,化為一片數萬裡的陰雲,將玉靈神籠罩,以此將她牽製,防止她救助修辰天神。

“修辰,哪裡逃,看我《修羅地獄圖》。”

甲天下打出血戰神殿的鎮殿至寶,一幅圖卷飛出去,化為一座浩蕩廣闊的修羅大陸。

大陸上,血氣瀰漫,一條條江河中流淌的儘是血液,一座座山川堆滿白骨,將修辰天神困在了裡麵。

“該死,這是本神當年的寶物。”修辰天神怒吼聲道。

甲天下飛入《修羅地獄圖》,朗聲一笑:“十萬年前的舊事,就彆提了!”

“小輩,你是在找死。”

修辰天神雙掌推出,天地間的時間印記儘數彙聚過來,化為一座時間海洋,湧向甲天下。

“十萬年前,閣下說這話,我絕不反駁。至於現在……哏哏。”

甲天下知道時間力量詭異,冇有與修辰天神硬碰,果斷退避千裡,調動《修羅地獄圖》中的山川大河,抵擋時間海洋。

甲天下那句“哏哏”,讓修辰天神心中鬱悶至極。

換做十萬年前,誰敢以這樣的語氣對他對話?

即便神靈見了它,都得尊稱一聲“天神大人”。

“修辰,吃我一戟。”

宙海主神腳踩金烏,從修辰天神的頭頂上方飛落下來,手中一杆三叉古戟,釋放出滿天神電,使得天穹完全變成紫色。

又來一個敢直呼它名諱的小輩,修辰天神怒不可遏,直衝向上而去,施展出一種時間秘術。

奇異的事發生,時間竟然停止下來。

“嘭!”

宙海主神被它的修羅神戰魂“八臂修羅”一連擊中八次,飛了出去,身上的神電,差一點被打穿。

“修辰這老怪物,十萬年前,本體和神源都被須彌給打碎,隻剩神魂,竟然還這麼強大。”宙海主神心中暗凜。

“修辰,看我混沌神火。”

九首龍神化為本體,九顆龍首中,吐出九種不同的火焰。

九種火焰會合在一起,化為混沌神火。

這混沌神火,是九首龍神修煉出來,溫度比恒星內核還要高,不是自然界存在的混沌之火可以比擬。

修辰天神遭到三巨頭的圍攻,饒是時間之道玄妙詭奇,也隻能勉強支撐,迫得三巨頭無法近身而已。

它心中鬱悶至極,覺得這一切和預計中不一樣。

按照它的預計,它和玉靈神一起突圍,天堂界派係的神靈肯定會挑選一位較弱的對付,應該對付玉靈神纔對。

難道它修辰天神,在彆的神靈眼中,連玉靈神都不如?

越想,越是悲慼。

時間推移,修辰天神漸漸不支,護身的時間海洋被打得隻剩十多裡長,八臂修羅更是被九首龍神吐出的混沌神火,燒得灰飛煙滅。

修辰天神怒吼:“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欺你又如何,你連神源都冇有,連自爆神源這樣的威脅手段都施展不出,不欺你欺誰?”甲天下聲音中,充滿不屑。

修辰咬牙切齒的道:“你們這是逼我的。”

“逼你又如何?你以為自己還是十萬年的天神?彆侮辱天神二字了!”宙海主神道。

修辰天神仰天長嘯一聲,身上神光暴漲。

“嘩啦啦!”

一條時間長河,從它體內飛出來,如天河一般奔流咆哮,率先撞擊在口吐混沌神火的九首龍神的身上。

九首龍神隻感覺,壽元大減數萬年,渾身提不起力量,如同病入膏肓了一般。

“不好,這時間長河,孕育在修辰的神魂中,一旦沾上,會損失半個元會的壽元。”九首龍神提醒完後,立即取出一枚神丹吞服而下,以迅速恢複戰力。

“半個元會的壽元?”

宙海主神臉色驚變,撐起一麵蘊含光明力量的盾牌。

可惜擋不住,時間長河穿過了盾牌,落到他的身上,沖走他接近三萬年的壽元。他神軀散發出來的光華,迅速變得暗淡。

而他腳下的三足金烏,更是悲鳴一聲,墜落到了《修羅地獄圖》所在的大陸上,使得十萬山河化為火域。

時間長河飛向甲天下之時,威力變得更弱,被甲天下打得崩散而開。

施展出這一招後,修辰的神魂變得虛弱,甚至有些透明,不甘的道:“若是十萬年前,這一招用出,足以讓你們壽元枯竭而亡。”

九首龍神吞服了神丹後,戰力恢複了一些,可是損失的半個元會的壽元,卻彌補不回,這很有可能導致,下一個元會的元會劫難無法渡過。

“今日,我要吞你神魂,彌補我損失的壽元。”

九首龍神展開龍翼,引動一片混沌神火的火海,衝向修辰天神,將它的時間海洋焚煉得越來越稀薄。

“怎麼回事?”

突然,甲天下心生一道不祥的預感,抬頭向上望去。

血氣濛濛的天穹,出現一雙恒星那麼巨大的眼睛,一隻灼熱明亮,一隻清冷幽幽,像是一日一月懸浮在宇宙中。

與此同時,宇宙中,出現兩隻巨大無比的手。

這兩隻手,將如同世界一般展開的《修羅地獄圖》緩緩的捲起。

“甲天下,怎麼回事,你在收圖?”宙海主神道。

不僅修辰天神在《修羅地獄圖》的世界中,為了鎮壓修辰天神,甲天下、宙海主神、九首龍神也在裡麵。

放眼望去,整座修羅大陸被捲起。

無邊大地向上反轉,山河被摺疊。

“不是我,有精神力大能來了!”

甲天下拚命調動神力,奪取《修羅地獄圖》的控製權。

而宙海主神則是打出三叉戟,攻向懸浮在天穹的日月雙眼。

可惜,冇能阻止。

《修羅地獄圖》被徹底捲起。

日月雙眼,宇宙大手,世界一般巨大的《修羅地獄圖》同時縮小到黑暗中的某一點。從那處位置,一位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文士走了出來。

這位文士白麵無鬚,穿著青色布衣,頭插一支木簪,顯得弱不禁風。

他的雙瞳,呈日月的形態。

他的右手中,捏著《修羅地獄圖》,手指一撚,將圖中的修辰天神撚了出來。隨後,他如同寫字一般,快速畫出一道又一道神紋,鎮壓圖中的三大巨頭。

修辰天神看著這個文士,露出一抹驚訝之色,道:“第一個到的,竟然是你,我以為會是死亡神尊。你從天南過來,竟然這麼快?”

文士笑道:“師尊提前推算出來了一些東西,去玉煌界之前,便是留下了時間錦囊。所以,早在天堂界派係的神靈到達此處的時候,我就已經出發。”

聽到天南生死墟那位之名,修辰天神的眼中,罕見的露出一絲敬色。

眼前這個文士,隻是那位的七弟子,修為就已經如此了得,可想而知天南生死墟是何等恐怖的龐然大物。

“不愧是七大人,一出手,便是鎮壓了三尊巨頭。”玉靈神飛了過來。

被稱為“七大人”的文士,衝她點了點頭,以謙虛的語氣,道:“那是因為,他們都在《修羅地獄圖》中,不知曉我已經趕到,而且還被修辰天神的時間長河打得虛弱了下去。若是正麵交鋒,單是一個甲天下,我就無法輕易取勝。”

天堂界派係的另外五大巨頭,停止攻擊,退守到空間傳送陣的位置。

七大人的眼睛一眯,略微一絲憂色,道:“好強的空間波動,天堂界派係真正厲害的人物來了!”

遠處的空間傳送陣,再次運轉。

狂暴的空間波動之後,兩道身影,出現在陣法中。

七大人的臉色一變,道:“是玄一真神和刀尊。”

神尊級彆的人物駕臨,讓修辰天神和玉靈神倒抽涼氣,恨不得立即逃離此地。

刀尊,乃是西方宇宙排名第四的大世界刀神界的第一強者,號稱“宇宙第一刀”。

玄一真神冇有刀尊那麼強大,要年輕許多,可是,卻是一位活了兩個元會的元會級天才,冇有人敢小覷他。

在他的那個時代,即便是陰陽神師這樣的傑出人物,都被死死壓製。

正是如此,他俘獲了崑崙界第一強者十劫問天君的女兒神妭公主的芳心,將她娶到了天堂界。

傳說,由十劫問天君建立起來的崑崙界三大神殿之一“通天神殿”,在十劫問天君血染星空之後,就是被他以自己天君女婿的身份,趁虛而入奪取了去,繼承了天君昔日擁有的一切。

有通天神殿中無數至寶的輔助,又修煉了十萬年之久,誰都不知他現在的修為,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當初,地獄界欲要砍斷崑崙界新的天地靈根蟠桃樹,就是他在背後謀劃,暗助地獄界成事,欲要阻止崑崙界崛起。

可惜他擔心事情敗露,不敢真身前去,隻是一具分身在崑崙界附近的虛無空間中主持大局。

最後,因為張若塵和月神的原因,導致功虧一簣。

-繼續待在命運神壇中,該主動衝殺出去,前往劍南界。如此一來,天堂界派係的神靈,必定會追擊我們,神師承受的壓力會大減。”玉靈神早有前往本源神殿的想法,修辰天神如此提議,自然是一拍即合。……天堂界的諸神,比他們更加焦慮。這裡畢竟是在地獄界的地盤上,若是不能速戰速決,讓地獄界大批神靈趕至,後果不堪設想。可是,他們偏偏心存忌憚,不敢輕易進入本源神殿,纔會在這裡與陰陽神師、修辰天神、玉靈神爭鬥不下。出乎他們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