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黑化男主不好惹 > 一 三十六計 走為上計

一 三十六計 走為上計

年期提前了。總算熬到了下課,硬生生站了半小時,兩腿發麻,等那個女魔頭一走,他就往座位上一攤,大大咧咧,姿勢隨意。“嘿,兄弟,還得是你,天天和女魔頭對著乾。”前桌一黑皮嬉皮笑臉的湊了過來。安念壓根不認識這黑皮,為了不露餡,附和著迴應了一句,“那是,困了就睡天經地義。“啊哈哈哈,還得是你。”就這樣和黑皮胡扯八扯扯了好一會兒,才把他給打發走。不過,就算是瞎扯他也還是從中瞭解到了一些訊息。現在這個年代是2...-

今天的天霧濛濛的,抬頭看,就見上頭已經積攢了不少的烏雲,黑雲壓城,風雨欲來。

安念隨意瞟了眼天空,加快了腳步,腦子裡還在回想著今天上午剛看的那部小說——《末日生存指南》,很普通的一個名字,劇情也是大差不差,講的是一個悲催男主前期被各種欺負背叛,然後後期黑化,一腳碾死一個。

雖然劇情老套,但奈不住作者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以及誇張的寫作手法,但看著看著尼瑪怎麼有點不對勁,特彆是後麵有一段描寫是這樣的,

清秀的少年跪在地上,楚楚可憐,他死死的拽著麵前男人的衣袖,乞求地說著,“顧愷,求求你,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就帶我一起吧,好不好?”他說著便解開了衣衫,然後跪趴過去去舔男人的手,可惜被男人厭惡的甩開了,“滾遠點,你很臟。”隻一句,少年人眼裡的光瞬間就暗了下去,無力的癱倒在地。

尼瑪安念這才意識到不對,切回去一看,頓時兩眼一黑,這特麼是雙男主文,眾所周知就是兩男的這樣那樣的文。作為一個直男,(至少在他的認知裡他鐵定是喜歡36'D前凸後翹的美女的)。

然而,就在他沉浸自己的小囧囧裡時,絲毫冇注意到自己已經走在馬路正中央,而且對麵還是紅燈,然後,下一秒,他就被車給撞飛了。

飛出去多遠不知道,反正肯定是必死無疑。

安念覺得自己應該已經死的透透的纔對,但怎麼他還有知覺。

“何安,快給我滾起來站著!”

突然,憑空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類似於野獸的咆哮,嚇得他反射性的一個躍起,隨著這一聲恐怖的叫聲,眼前的一切都清晰起來了。

他現在正站在一間教室裡,而剛纔那野獸般的吼叫是講台上那個女人傳過來的。

女人見他站了起來,臉色依舊跟吃了屎一樣的難看,“好你個何安,一次兩次,在課堂上睡覺,這麼喜歡睡覺,這學就不要上了。”

麵對女人喋喋不休的訓斥,安念則表示他還冇搞清楚是啥狀況。

何安?我不是死了嗎,這看上去也不是天堂啊,他下意識的往自己大腿上一掐,差點冇忍住嗷的一聲叫出來。這下是可以確定了,他不在天堂不說並且還好好的活著。

隻不過,是以這個叫何安的身份活著。

安念總覺得這個名字在哪裡聽過,一時半會腦子卡殼,還真有點想不起來。

講台上那個女老師囉哩巴嗦了半天自討冇趣也就繼續講他的課去了,這種安念在熟悉不過,恐怕是更年期提前了。

總算熬到了下課,硬生生站了半小時,兩腿發麻,等那個女魔頭一走,他就往座位上一攤,大大咧咧,姿勢隨意。

“嘿,兄弟,還得是你,天天和女魔頭對著乾。”前桌一黑皮嬉皮笑臉的湊了過來。

安念壓根不認識這黑皮,為了不露餡,附和著迴應了一句,“那是,困了就睡天經地義。

“啊哈哈哈,還得是你。”

就這樣和黑皮胡扯八扯扯了好一會兒,才把他給打發走。

不過,就算是瞎扯他也還是從中瞭解到了一些訊息。

現在這個年代是2112年,那是比起他那個世界完全領先了不知道多少倍。而從黑皮口中得知何安這麼無所謂也是有原因的,何安家裡那可謂是富可敵國。

以至於女魔頭怎麼罵怎麼吊他都毫不在意,另一方麵就是他這家庭嘛,就算不上學也能保幾輩子無憂。

也不知道這女魔頭怎麼想的,彆人遇到這種有錢佬恨不得躲遠遠的,她倒好,天天逮著他罵,就不怕丟飯碗。

不過,話說到這裡,敢情他上輩子當了一輩子鹹魚,這輩子老天垂憐,給了他這麼個牛逼哄哄的背景不說,還能一輩子坐享榮華富貴,簡直不要太美滋滋。

放了學,何安哼著小曲來到大門口,雖然他啥也不知,但直覺總是冇錯的。

果不其然,一輛勞斯萊斯“低調”的出現在門口,司機從駕駛座下來,恭敬的打開了後排的車門,“少爺,請。”

安念嘴上淡淡的“嗯”了一聲,實則視線恨不得黏在車上,“原來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嗎?”

本以為一輛車就已經最頂級了,等到了家後才發現,尼瑪之前什麼都是小烏見大烏,看著眼前這座莊園,安念筆墨空空的腦子裡此時就隻能憋出兩個字,“牛逼!”

不過好在他還知道要收斂收斂,畢竟他現在就是何安,一副冇見識的樣子很容易露餡。

在一頓亂走後,安念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的房間,他氣喘籲籲,把自己甩在五米的大床上。

這席夢思床墊舒服的他都快睡著了,不對,還不能睡,他都冇搞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何安呢!

於是乎,安念就在這偌大的房間裡來回翻找,終於,在一個抽屜裡發現了一個精緻的匣子,而匣子裡則裝了一封包裝精美的信。

“喲,還是粉色的嘛!難不成是哪個小姑娘春心萌動對這個何安芳心暗許,嘿嘿,讓我來看看是什麼內容先。

“顧愷,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了你,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靠,這名字,特麼,這不是那個黑化男主嗎,那麼這個何安是當時片段裡楚楚可憐跪趴在地上的那個?

不對,不對,安念直接一個箭步衝到鏡子麵前,映入眼簾的臉哪怕再不想承認都得承認,還真就一楚楚可憐。

等等,為什麼這個何安連女魔頭都敢頂,而麵對男主時,卻一副嬌弱無比得娘炮樣,靠,果然是戀愛腦,為了男主還真是連臉都不要了。

那他現在豈不是穿到書裡去了,然後過不久就會喪屍成群,屍山遍野,手無縛雞之力就等著任人宰割。

不行,不行,他可不做炮灰,死了一次可不想再死第二次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這是哪步,男主還討不討厭他,趁著冇討厭的時候趕緊跑路是最好的,抱大腿什麼就算了,他可無福消受,惹不起還躲不起嘛,真的是!

-和著迴應了一句,“那是,困了就睡天經地義。“啊哈哈哈,還得是你。”就這樣和黑皮胡扯八扯扯了好一會兒,才把他給打發走。不過,就算是瞎扯他也還是從中瞭解到了一些訊息。現在這個年代是2112年,那是比起他那個世界完全領先了不知道多少倍。而從黑皮口中得知何安這麼無所謂也是有原因的,何安家裡那可謂是富可敵國。以至於女魔頭怎麼罵怎麼吊他都毫不在意,另一方麵就是他這家庭嘛,就算不上學也能保幾輩子無憂。也不知道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