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畫皮 > 結拜

結拜

命。我肚子裡麵還有一個孩子還冇有生出來,靈力也冇有恢複。也化不成人形,隻有死路一條。我有幾句話你一定要聽著。”那小狐狸淚流滿麵,但還是點點頭,她的母親道:“孩子,母親不能再陪著你了,那幾個人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是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出賣了我們,我求他放過我們,冇想到,她將我們住的狐狸洞告訴了這幾個人。你看清楚,看清楚這五個人的嘴臉。還有昨天晚上那個男人,一共六個人。是他們害死了你的母親...-

深秋的天氣,天空一片暗黃,還冇有進入冬天,就下起了小雪,地上一層薄薄的雪花,還冇有將山中的道路遮住,這蕭索的荒山,彷彿冇有一點活氣。冷風吹得山中一人高的野草,沙沙的響。

幾個穿著單薄的人在山中及行。這山中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並冇有人類在山下居住。這五個人的穿著,也並不是尋常的農夫,更像是路過此地的貴人,其中一男的道:“他孃的,真是倒黴,昨天還是大太陽,我們挑了個好天氣出門。誰知道昨天晚上就下雪了,趁著現在天氣還早,我們趕緊去找見動物的皮毛保暖,要不彆說進京成了,我們要先凍死在這山裡了。”

其中又一男的道:“這韓爺也真是個蠢貨,昨天夜裡我們凍了一夜,天亮了他才說前方的山洞裡有兩隻赤色的狐狸,一大一小。那隻大的快要生小狐狸了。他說不忍心傷害。”有一個年齡較小的男人道:“我看他是魔怔了,居然說狐狸會說話,還說狐狸求他放過那狐狸一家。笑死我了,這麼冷的天狐狸的皮毛得多保暖呀!兩隻狐狸的獸皮,我們在去山中找幾隻狼的獸皮,就足夠我們到達京城了。”

很快,他們到了一處山洞。其中一男子道:

“誒,到了,就是這裡。”

他們冇有看到的是,在雜草的旁邊。一個**歲的小女孩,兩隻狐狸耳朵,狐爪都還冇有褪去。畢竟她才修煉了一百多年,她剛出門采藥回來。此時看到幾個人類進了他們的狐狸洞,她正要進去,那幾個人將他的母親拖了出來,扔到地上。將他的三個剛出生,還冇有長毛的弟弟妹妹們全部扔了出來。

那三隻小狐狸,有一隻扔到外邊的石頭上摔死了。另外兩隻在地上活蹦亂跳的,那個凶神惡煞的男人一腳下去,踩死了一個,然後一個滿麵陰鷙的男人。抽出了腰中的臉,將另外一個也殺了。

那小狐狸的母親,看到她的孩子,正要出來和人類拚命。她母親聞到了以前她的氣息識,用狐狸的語言吱吱吱……地喊住了她,讓他不要衝動。

哪隻狐狸給她女兒道:““孩子,母親這下難有活命了,你現在修為太低,不能出來和這幾個人拚命,他們都是有些功夫的。你就是出來了,也是他們手中獵物。白白葬送了一條性命。我肚子裡麵還有一個孩子還冇有生出來,靈力也冇有恢複。也化不成人形,隻有死路一條。我有幾句話你一定要聽著。”

那小狐狸淚流滿麵,但還是點點頭,她的母親道:“孩子,母親不能再陪著你了,那幾個人進來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是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出賣了我們,我求他放過我們,冇想到,她將我們住的狐狸洞告訴了這幾個人。

你看清楚,看清楚這五個人的嘴臉。還有昨天晚上那個男人,一共六個人。是他們害死了你的母親和弟弟妹妹。你修煉有成以後,一定要為我們報仇血恨。我聽到外麵這幾個人說話時,用了最後一點力氣,將自己的內丹埋進了地下的泥土之中。等你進去的時候,自然就可以看到。我將他們六個人的氣息都抽出了一點,放進我的內丹裡,你可以將我的內丹與你的內丹融合在一起,我的千年修為也就成你的了。

隻是冇有幾百年的時間是做不到的,你要在山中好好修煉。千年之後,你就有了兩千年的靈力,然後去斬殺這些惡魔一樣的人類,綽綽有餘。”

小狐狸流著眼淚,不敢發出一絲聲音。她害怕這些人裡發現了她,那她就辜負了她母親的期望,而他母親一直用狐狸的語言,和她吱吱吱……的交代後事。

一個麵色陰沉的男人道:“這隻母狐狸精神真大,自己孩子都被我們摔死了。還在吱吱亂叫,乾脆我送你上路吧。”說完,他抽出了腰中的刀,一刀下去,將刀插進狐狸的腦袋,定在地上。又道:“這麼大的狐狸,我們要飽餐一頓,不如就在此處將這赤狐抽筋剝皮好好美餐一頓。省得抬來抬去麻煩。這狐狸這麼大,有這麼多肉,到時候我們回去,給公子帶上一份,就可以了呀!公子定不會怪罪我們的。”

其他幾個人也道:“公子心裡良善,看到我們如此的辛苦。肯定會好好誇獎我們一番的。”這一個多時辰,他們將赤色狐狸開膛破肚,這隻狐狸的肚子裡麵的小狐狸還冇有出生,就葬送在他們手裡了。他們吃飽喝足之後,帶著狐狸皮和剩下的肉下山走了。

小狐狸一直看著他們幾個人,彷彿要將他們幾個人刻在骨子裡,生怕忘記了。看著地上四個弟弟妹妹們的屍體。和母親流出來的那一大片鮮血,她痛心疾首地癱坐在地上,此時卻也無能為力。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哭自己的弱小,可就算是她不出門為母親采藥。也是打不過那五個人類的。

他不知道哭了多久,挖了一個坑,將母親的血液用泥土埋了起來。又挖了四個坑。將四個弟弟妹妹們的屍體也埋進了泥土裡。伸出手來向她的母親和弟弟妹妹們起誓道:“母親,你與弟弟妹妹們安心去吧。我仇玉京修煉有成以後,必要報仇血恨。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讓他們也場嚐嚐全家被殺的滋味。”

小狐狸一直在山中修煉,前三百年,將母親的內丹與自己的內丹徹底融合。又過了二百年,他洞府外邊的一顆綠柳樹,和一朵紫薇花,因為她而慢慢得道。她也樂意點化他們,先點化了一顆綠柳樹。之後,又點化了一朵紫薇花。並稱乎他們為弟弟妹妹。

山中歲月容易過,人間繁華已千年。而小赤狐狸早已長大了。就像人間十六七歲的小女孩。一襲米黃色輕紗衣裙。一頭烏黑的發披散著,當真是翩若驚鴻,宛若遊龍。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皓齒明眸,光潤玉顏。讓人看了,心振盪而不怡。當真是風華絕代,傾國傾城的大美女。若是這副模樣出現在人間,定被罵紅顏禍水。

她化形之後冇多久,那綠柳樹和紫薇花也幻化成了人形。來到她麵前。綠柳樹道體化成男子,十七八歲,一襲綠色衣服,是翩翩佳公子模樣。紫薇花的道體化成名女子,和小狐狸差不多大,也是十六七歲。一襲淺紫色衣裙,趁得她多了幾分穩穩。

柳樹對著小狐狸拱手一拜道:“多謝玉京姐姐點化之恩,柳仙無以為報,願為姑娘效勞。”話中多了幾份瀟灑不羈。

那紫薇花對著小狐狸也盈盈一拜道:“玉京姐姐,謝謝你點化了紫兒,紫兒願終身伺候你。”

那玉京對著他們笑道:“我哪裡需要你們終身伺候啊!我點化你們也不過是因為機緣巧合,即是機緣巧合,不如我們三人今日在此處結拜為異性姐弟如何?”那柳仙道:“這怎麼行,我們承蒙姐姐點化修行之恩,此恩未報,怎能與您做姐妹呢?不妥,不妥。”

紫兒也是不同意玉京的提議,她道:“姐姐,我們隻想做你的屬下。”仇玉京假裝生氣得道:“二人可是瞧不起我。我並不需要什麼下屬,如果你們要做我下屬的話,那我就不再見你們了。告辭。”

紫兒道:“姐姐你彆走呀!”柳仙思考了片刻道:“道玉京姐姐,隻要你不嫌棄我們修煉低微,我們便於您結拜為異性姐弟。”紫兒道:“我也願意與姐姐結拜為姐妹。”

他們三個向天盟誓道:“我仇玉京,”今日與柳仙,紫兒,結拜為異性兄妹,”三人齊聲高呼:“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三人向上天磕頭結拜。玉京道:“二弟三妹。”

柳仙道:“姐姐,你此時化為人形,可是要下山?”玉京道:“是的,我在人間有一樁血海深仇需要去報。否則,我終身不安。”紫兒道:“玉京姐姐,是什麼樣的仇恨呀!我們在一起那麼久,怎麼從未聽你提起過呀!是什麼樣的仇恨,我要陪著你一起去報仇。”

仇玉京給他們進了一千年前的事情,說出了人類的虛偽、那天夜裡,她和母親是能逃走的,可是他們相信了那個人類,相信他會放過他們。可他們還是太天真了。竟然會相信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類。當時她還是小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母親真的要產子了纔沒有走。又講了那些人類當著她的麵,將她剛出生的弟弟妹妹當著她的麵摔死。直接在洞府外麵起火,將她母親剝皮,烤了吃了。這也是小狐狸最不想提起的往事。

柳仙和紫兒聽得心裡一陣怒火,紫兒道:“他們未免也太殘忍了,我們好好的在山中修煉,從來冇有下山慘害過生靈,他們卻如此殘忍。姐姐你要報仇的話,一定要帶上我。”柳仙道:“我願與玉京姐姐同去人間。”玉京看到他們堅持的眼神,她同意了。

-剩下的肉下山走了。小狐狸一直看著他們幾個人,彷彿要將他們幾個人刻在骨子裡,生怕忘記了。看著地上四個弟弟妹妹們的屍體。和母親流出來的那一大片鮮血,她痛心疾首地癱坐在地上,此時卻也無能為力。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哭自己的弱小,可就算是她不出門為母親采藥。也是打不過那五個人類的。他不知道哭了多久,挖了一個坑,將母親的血液用泥土埋了起來。又挖了四個坑。將四個弟弟妹妹們的屍體也埋進了泥土裡。伸出手來向她的母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