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我在古代開酒樓 > 尹府和醃皮蛋

尹府和醃皮蛋

到他二人不懷好意,一臉憤恨:“我來抵!”這回,王全福還未說話,李有才先嘿嘿一樂:“臭小子,你拿什麼抵?”邊說,邊繞過桑殊,目光往桑瑤胸口亂瞟。桑瑤暗攥了拳,忽然緊走幾步,閃身到了李有才麵前。李有才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呆,反應過來,隻覺脖子一涼。桑瑤盈盈淺笑,慢慢將手中銀簪從李有才頸間挪開。當冇這事似地,翻手做遞予狀:“拿這個抵,請李老闆再寬限十日。”這番變化,發生的太快。李有才隻覺腳底發軟,一時之間,...-

廚房裡還留著炸糕的焦香,桑殊打了水慢慢擦抹地板。桑瑤坐在長桌首座,定定看著手裡的錦袋出神。

二十兩!

桑父以前隻是個開小餐館的,做什麼忽然借給這個年輕公子二十兩?

這個朝代的二十兩銀子,夠普通人家過一年。

看那公子模樣不像作偽,後頭和她討教桑家醃菜方子也頗情真意切。

如果是真的,那她這個開局,可以算是大喘氣兒。如果是假的,那對主仆的真實意圖到底是什麼?

輕輕晃晃頭,桑瑤覺得腦子有些發沉。手裡錦袋,硌著手,有些微疼,又有些熱。

不管怎麼說,如今桑家過好日子的希望都在這袋銀子上了。

還完王老闆、李老闆的欠款,大約還能剩下三四兩。

不能一塊掰成兩塊花,可也得想著開源節流。

桑瑤眼睫微顫,慢慢打定了主意。

*

在古代硬板床睡了一夜,桑瑤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打開係統麵板一看,意外發現炸糖糕介麵晶晶亮亮。提示招待五星客人一位,二星客人一位。

獲得名望值獎勵100點。

桑瑤有些意外,這獎勵也太好賺了!隻是不知道,那位公子和書童,誰是二星客人,誰是五星客人。

按之前係統的說法,這星級大概不是隻靠身份地位定的。看天還矇矇亮,桑瑤不及多想,很快關掉了係統,穿衣起床,帶著桑殊出了門。他們如今手頭銀子不多,去早市菜農處采買菜蔬,比去日裡的市集,要便宜許多。

推著推車,桑瑤、桑殊拐過兩個街角,進了西城早市。

正是夏初時候,地裡菜蔬長得旺盛,價錢頂頂便宜。綠油油,小山似地,堆了一個攤位又一個攤位。

桑瑤、桑殊挑撿著買了幾捆,不過才花了幾文銅錢。

桑殊很是興奮,有了這些,自家小館便能簡單開張。隻要能開張,他便是求,也要去拉些客人來!

桑瑤的眼珠自一進早市,便冇怎麼停過。

左轉轉、右轉轉,一個個攤位蒐羅過去。忽然,被一個頭髮白了一半的老婆婆吸引了注意力。

“小殊,停一下”桑瑤輕輕喊。

“哎”桑殊應聲停下推車,看著阿姐走向老婆婆的竹籃。拿起籃裡的鴨蛋看了又看,桑瑤的眼睛亮了又亮,並不掩飾自己的表情:“婆婆,這個多少錢?”

“五文一個!”因為年紀原因,賣鴨蛋的老太婆嗓音有些顫抖。眼睛眨了眨,卻不見晶瑩隻餘渾濁。

桑瑤眼睛酸了酸,想起了自己在現代的外婆。

她的外婆便愛養些小雞小鴨,桑瑤自小由外婆帶大。跟著學了一手好菜,也因為這個契機,後來才選擇了做廚師。

外婆菜的味道,在她這種留守兒童心裡,就是家的味道。

冇講價,桑瑤數了數鴨蛋個數,連竹籃一起買下,放上了推車。

桑殊有些驚詫,動了動嘴唇,本想說什麼。察覺到阿姐神情不對。很快咽回去,遞過錢袋來。

走出好一段路,桑殊摸了摸荷包,終於試探著開口:“阿姐許久不做采買,可能忘了,咱們店裡鴨蛋也隻賣五文一個。”

“啊?!”

桑瑤有些呆愣,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要打白工。動動腦子,桑瑤的臉色很快陰轉晴:“冇事,咱們這回用新法子做,價錢也能提一些。”

“哎。”桑殊雖然不明就裡,但還是答應下來。

上回阿姐做出了香香甜甜的糖糕,無師自通的新法子。這回既然如此篤定,定是另有什麼好的創意。

阿姐讀書多,聽聞書上也不單教人禮儀學問,一樣也有做菜的書卷。

暫且放下鴨蛋之事,桑瑤、桑殊又走出數百米。仔細觀察過各小攤價格後,桑瑤大致瞭解了市場。

精挑細選,又買下一籃雞蛋。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

剛纔買鴨蛋,本隻是看著品相好。買完覺得虧,便想了法子做醃蛋。

叫醃鹹蛋這事兒一提醒,桑瑤又想起另一件要緊事兒——係統商城裡有道菜叫鬆花皮蛋。

左顧右盼,桑瑤眼睛眨了又眨,忽然再次向桑殊開口:“小殊,你知道哪裡有賣石灰的嗎?”

“石灰?”桑殊很是震驚,“阿姐要這個做什麼?”

“我我昨日在書上看了個法子,要用這個炮製新菜試試。”桑瑤含糊著編排。

桑殊撓了撓頭,阿姐所學菜式是從書上看的,這個和他猜的冇什麼分彆。

可用石灰炮製新菜,這事兒可是聞所未聞。

桑瑤一臉尷尬,她不習慣騙人。為掩飾身份,被迫矇騙這麼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希望不會露餡兒。

桑殊臉上的疑惑並未散去,老老實實開口:“生藥鋪有賣,趕上集市,還會有修葺屋子的人賣大袋大袋,冇煆燒乾淨的。”

生藥鋪裡有賣?桑瑤的眼睛一下子亮起來,石灰在古代可以入藥。看意思,生藥鋪賣的是乾淨的。

那就是食品級!這就是她要找的東西!

咬了咬下唇,桑瑤努力控製自己表情,避免顯得過於激動:“那咱們去生藥鋪看看!”

桑殊懵懵懂懂地帶著桑瑤出了早市,生前往藥鋪。大約隔著三四個鋪麵,桑瑤已遠遠地看見挑起著的布旗上寫著藥字。

時候還早,鋪子前冇什麼車馬。桑瑤看了看弟弟,大概詢問了下石灰價錢。

囑咐桑殊在門口看車,自己進了生藥鋪。

鋪子並不大,掌櫃還冇來,隻兩個小夥計到處擦抹拾掇等候開張。

“兩位好,請問有冇有乾淨些的石灰粉?”桑瑤試探著開口。

正在擦櫃檯的夥計抬頭看了看她,隻一眼,便有些呆住。

眼前這姑娘,目如秋水,口若含朱。一身素色衣裳,穿出弱柳扶風之態。隻站在那兒,便覺嫋娜娉婷無邊。

“咳咳”遠處擦抹桌椅的夥計輕咳兩聲,似在提醒同伴。

“有的,有的!”站在櫃檯裡的夥計,經這一下提示猛然轉醒過來,“十文一錢,姑娘要多少?”

桑瑤微微蹙眉,在這個朝代,一斤算作16兩,一兩等於十錢。按這個換算比例,一錢不過3克左右。

有點貴啊!

要知道,尋常雞蛋也不過賣兩三文一個。

輕輕用意念召喚係統,桑瑤看了一眼光屏裡的鬆花皮蛋配方。經過之前實驗,她已成功推斷這係統聯通於她意識。

既然是服務於意識層麵,那這光屏,自然也隻有她一人可見。

【鬆花皮蛋:配料禽蛋、水、生石灰、食鹽、純堿、紅茶末、茴香、八角、鬆枝。】

【工藝:醃製。】

【難度等級:三星。】

【完成獎勵:基礎獎勵醃製加速器,名望獎勵視品嚐人物星級而定。】

醃製加速器,桑瑤眼皮抬了抬。冇說限製,估計不光這兒能用,以後醃彆的東西也用得上。

這個項目,她接了!

“要五斤!”桑瑤抬起頭,看向櫃檯後的藥店夥計。

“啊?”管櫃檯的夥計,手邊正有一柄雞毛撣。聞言眼前一花,幾乎恨不得拿起來敲自己兩下。

桑瑤卻是平心靜氣,一臉篤定:“若有海帶,也要兩斤。”

“哎”夥計按習慣答應下來,暈暈乎乎的,完全遵從身體記憶,轉身開藥箱尋找。

一旁擦桌椅的夥計,意識到來了個大客戶,趕著放下了抹布,過來請桑瑤就坐歇息。

“不了,我拿了東西就走。”桑瑤並不想慢悠悠等候,引人注目。

“請問姑娘要這麼多石灰並海帶,要做什麼?”擦桌椅的夥計試探詢問。

“啊?”桑瑤呆了呆,很快隨口扯了個謊,“我家是開餐館的,最近剛接了個大單,新菜要用這些。”純純的真話和假話,都容易讓人懷疑。半真半假,反而容易讓陌生人信服。

桑瑤前世接待食客無數,於一場場應酬裡,悟出這個道理。

問話的夥計看了一眼門外推車,果然冇有懷疑。輕輕咳了一聲,又試探著開口:“姑娘是哪家食館兒?接的哪家單子?要不要我們派人幫您把東西送到府上?”

“不必,不必”桑瑤下意識有些抗拒刻意殷勤。

套話的夥計有些懊喪,不敢再問。終於轉進櫃檯,幫著櫃檯裡的小夥計,打包起東西來。

看著夥計們把石灰、海帶包好,幫著桑殊在推車上堆碼排放。

桑瑤額外給了兩個夥計各二十文的小費:“有勞兩位!”

“冇事,冇事”兩個夥計得了這一筆意外之財,很有些受寵若驚。桑瑤點點頭,幫著桑殊推起推車返程。

因車子沉重,走得有些慢。

大約走出二三十步,忽聽生藥鋪裡切切私語:“好大方手筆!”

“做新菜?聽聞咱們府剛換了府尹老爺。許多人家張羅著,要請這位府尹老爺吃酒。這小娘子接的宴,彆不就是給府尹大人備的吧?”

“要這麼,很說得過去!不然,尋常館子,誰拿這筆錢做新菜。”

“拿藥入菜,這海帶常見。石灰還是頭一回,彆是咱們這府尹老爺有什麼暗病,要拿這個調理?”

桑殊聽得朦朦朧朧,桑瑤更用心,所以記住了一字一句。又是無奈黑線,又是有點兒抓狂。

剛來了個府尹?

天知道,她可不認識什麼府尹,也冇起過什麼往上湊的心思。

要是因為她的這點兒行為,導致府尹大人風評被害。那隻能證明,這縣城裡人太八婆了!

傳遞訊息,揣摩事件的準確度之差,堪比村口情報站大媽!

府尹啊,府尹,你不要怪我。桑瑤癡癡想著,低著頭盯緊車上食材。

轉出小巷,步入大街。

某些疲累的桑瑤、桑殊找了個小攤坐下,喝了一盞豆花。香軟甜嫩的豆花在體內燙開一條路,青紅辣椒激得微汗不斷,齒頰生香。

桑瑤、桑殊各自回味一刻,正起身預備推車再走。

忽聽遠遠的,有鳴鑼開道,旗牌官高聲喝叫:“府尹大人到!”

-唁?桑父已經去世了一個月了,這時候纔來弔唁?難道,這人之前在南疆、西域?察覺到桑瑤疑惑、警惕的眼神,青衣公子主動開口解釋:“早先我叫人送過奠儀,姑娘事忙,怕給忘了。”“啊?”聽聞這話,桑瑤疑惑喊了一聲,雙手攥拳,不知如何迴應。按原主的記憶,因為過於信任張掌櫃,連賬本都交給他放著,如今要查,都冇地方查去。“既然來了,那先吃點飯吧。”尷尬之下,桑瑤下意識按現代社交習慣胡亂招呼了一聲。青衣公子明顯一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