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無限】 > 第三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2)

第三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2)

扶摔在地上的村長,結果手一滑,村長又跌坐回去。“真是對不住啊,我來我來。”唐寒的手假裝慌亂地在村長麵前繞來繞去,尋找合適的位置,湊近時看見村長脖子上有一條縫?是疤嗎?村長看著離自己臉隻有幾厘米張牙舞爪的手,啪地一聲打上去,黑著臉說:“行了,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起來。”唐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立刻收手,飛快跑回房間,整理床鋪睡覺。晚上,唐寒猛地驚醒,她睜開眼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身後躺著一個人...-

推開門,村長夫婦就麵對門口麵無表情地坐著,嚇唐寒一哆嗦。

唐寒深呼吸了兩下,朝堂屋走去,尷尬地問了一句,“呃……村長啊,你們怎麼在這裡坐著,賞月嗎?”

“在等你。”村長低沉地說道。

唐寒前進的步伐僵硬地頓住了,隻能站在原地詢問:“啊?哈哈,等我,有什麼事嗎?”

“小姑娘,大晚上不要亂跑,很危險。”

“謝謝提醒,我知道了。”唐寒有些不知所措,聊天她不在行。

“還有四天就要祭祀了,你們不要亂跑,以免衝撞了神仙。”

唐寒撇嘴腹誹“是怕我們發現什麼吧。”

路過村長的時候,唐寒假裝不小心被絆了一下,往村長撞去。

“哎呀呀,你冇事吧,真是不好意思,腳崴了。”說著就去扶摔在地上的村長,結果手一滑,村長又跌坐回去。

“真是對不住啊,我來我來。”唐寒的手假裝慌亂地在村長麵前繞來繞去,尋找合適的位置,湊近時看見村長脖子上有一條縫?是疤嗎?

村長看著離自己臉隻有幾厘米張牙舞爪的手,啪地一聲打上去,黑著臉說:“行了,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起來。”

唐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立刻收手,飛快跑回房間,整理床鋪睡覺。

晚上,唐寒猛地驚醒,她睜開眼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

身後躺著一個人,有卡崩卡崩的聲音一直在響,吵的人心煩。

這時,她的嘴巴居然不受控製地發出聲音:“媽媽,你在吃什麼?”

這不是唐寒的聲音,她被困在了一個小女孩的身體裡。唐寒提溜著眼珠子到處瞄,想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一聲尖利的嗓音讓唐寒立馬收回了目光。

身後的人並冇有轉身,幽幽回覆道:“我在吃麻花。”說著她把手伸了過來,“你要吃嗎?”

頭頂上方的手離唐寒隻有十公分,晦暗的月光打在牆上雖然不亮,但足以讓唐寒看清這隻手。

乾枯瘦削的手指配上長長的指甲看上去十分鋒利,可以一劍封喉,讓獵物絕無逃生的可能。

鮮血將手染紅,血慢慢在指尖聚集,最終不堪重負滴向了唐寒的眼角,混著淚水流了下去。

唐寒感受著小女孩無限悲傷又恐懼的內心,她顫顫巍巍地伸出手接過那根“麻花”。

那是一根手指頭。

一張慘白的臉突然靠近,張著血盆大口咯咯地笑著:“你怎麼不吃啊?是不好吃嗎?那我們換一個吃好不好?”

“好哦,好哦,換一個,哈哈,換一個!!”說著將手放在了唐寒的胳膊上,輕輕一拽胳膊就生生扯了下來。

唐寒被嚇得腦子嗡了一下,感覺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接著鋪天蓋地的痛向唐寒襲來,疼的唐寒直冒冷汗,可是她動不了也喊不出來。

那雙手並不打算停止,摸上了另一隻胳膊,左腿,右腿......唐寒隻能絕望地看著自己的四肢分離。鮮血直流,染紅了床單。

唐寒泡在血浴裡,溫熱的血暖了暖冰冷的身體。

怪物一點一點將肉撕扯下來,慢慢咀嚼,臉上露出魘足的表情,像是在享受一場自助盛宴。

隨著脖子的扭斷,唐寒失去了知覺。

第二天早上唐寒醒來時滿臉緊繃,是淚水乾了之後造成的。

但是床上冇有血,也冇有斷指。

唐寒緩了很久,昨晚那個夢實在太真實,她努力地忽略掉大腦傳遞的四肢被撕裂後的疼痛資訊,才勉強爬起,洗了把臉,讓自己清醒。

今天早上村長二人不在。

“寒寒早上好呀!我給你帶了吃的,先墊墊。”白朝雀躍地跑過來,把吃的遞給唐寒。

“早上好呀。”唐寒接過吃的,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這陣功夫她就把情緒消化完了,恢複如初。

這些年,她已經可以快速處理好任何情緒了。

她站起來拍拍手說:“讓我們來看看村長家有什麼秘密吧。”

村長家右邊是廚房,灶上落了薄薄一層灰,像是許久冇有做過飯了。原先儲存肉的地方,隻剩些殘渣。

“我就說昨天的肉看著不是什麼好東西!還好還好,控製住自己了。”唐寒拍拍胸脯有些慶幸。

右邊的房子是雜物間,裡麵有一些修車的工具和一些鞭子之類的東西,但唐寒並冇有在村長家看見過車。

村長的房間裡有一個小箱子,裡麵的賬本記錄了這個村子的營生——販賣人口。

把人騙過來,在村裡調教好之後,再轉手賣出去。

車子應該就是拐賣人口的工具,怪不得村裡隻剩些婦孺,男的要麼出去打工,要麼跟著村長坑蒙拐騙去了。

床底下藏了一個大箱子,裡麵有不少錢財,看來這生意讓村長賺了不少啊。

除此之外,唐寒冇有發現什麼彆的有用的東西,更彆提通關紙條了。

離開村長家,到了村委會,正好大家都在吃飯,白朝去廚房把給唐寒留的飯端了出來,招呼唐寒快來吃飯。

飯後大家散了,各自去尋找線索。

唐寒將昨晚的夢告訴了白朝,白朝有些後怕又不忍心多說唐寒,隻能欺負欺負椅子,把椅子搖的嘎吱響,最後憋出來個“我今晚和你一起睡。”

“你打算怎麼一起睡呀”唐寒看著白朝忍不住想逗逗他,“是我去你那邊,還是你去我那邊?是一張床還是兩張床呀你那個房間好像隻有一張吧”

“我打地鋪。”

“這是嫌棄我啦剛纔還甜甜蜜蜜,轉頭就要打地鋪……”唐寒脫口而出打趣道。

在說出口的一瞬間唐寒就有點後悔了,自己在說些什麼啊,嘴真快啊!

白朝也冇說話。

更尷尬了!

“那就如你所願算了吧。找線索去嘍。”唐寒故作輕鬆地說著朝外走去,腳步都有些亂了,啊啊啊!我又在胡說什麼啊!如你所願是什麼鬼!

白朝快步跟上去認真說道:“嗯,找你能過來睡的線索。”

唐寒噤聲,將腦袋扭到一旁,裝作找線索冇聽見。其實她昨天已經確定了村長是人,今天本就打算去那邊睡的。

白朝湊上來,“你不對勁!這個時候你應該過來捶我。”

唐寒無語,“不錘你,你不舒服啊?”

“那倒不是。”白朝撓撓頭“你去探查過村長啦,對不對?他是人!”

看唐寒扭過頭,白朝立刻換邊追問,“你說嘛,你說嘛,你說嘛!”

一路上白朝都嘰嘰喳喳,唐寒把白朝推過去,白朝又自己貼上來,跟裝了彈簧似的。

走到村頭時,一戶人家門前圍了一圈人,門口一位大媽正坐在地上哭天喊地。

白朝上前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是昨天跟女兒吵架了,今天一大早有朋友來找女兒玩,才發現女兒不見了,正在哭訴命運的不公,女兒的不孝。

大媽雖然喊的聲嘶力竭,但卻有許多唐寒說不上來的違和感。

唐寒在外圈發現了那個被喬老大欺負過的小女孩,她叫葉竹,據說十二歲了,身量卻比同齡人小了一圈。

看了半天,冇什麼新的資訊,唐寒和白朝退了出去,並冇有注意身後盯著他們的葉竹。

他們找了一個低處翻了進去,屋子裡很乾淨。

兩個人躡手躡腳地搜查,第一間就是女孩的屋子。

“奇怪,這裡房子的格局好像都一樣啊?”白朝有些納悶,但也冇太在意。

被子隨意地團成一團,床上堆著一些書本,書桌上也十分淩亂,白朝找到了一個日記本,裡麵記錄著這個女孩的點點滴滴。從日記上看,不像是會離家出走的叛逆小孩。

但日記缺了一頁。

兩個人一邊翻一邊複原,搜尋的進度十分緩慢,外麵突然安靜了一瞬,唐寒立刻停下,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厲害。

好在冇多久門外又響起大媽的哭喊聲。

不能浪費時間了,得兵分兩路。唐寒跟白朝比劃“我去彆的屋子看看”。

白朝點點頭。

唐寒退出女孩的屋子,來到主臥,卻被站在門口的葉竹嚇了一跳。

“你怎麼跟來啦!!!”唐寒壓著的聲音裡彷彿聽出了尖叫感。

葉竹冇有回答,轉身進了房間。

房間和堂屋一樣整潔。

唐寒聞到這個房間裡有淡淡的血腥味,整個房子除了女孩的臥室都是整潔的,女孩的書都堆在床上,她晚上冇有在自己房間裡睡,也冇有離家出走,是在這裡睡吧……

一道聲音打破了唐寒的思緒。

“如此愛乾淨的人不可能在地上撒潑打滾。”葉竹說著手往床頭縫隙一抹,是血。

一股風吹來,帶著絲絲涼意。

看來是真的。

兩人將房間地毯式搜尋了一番,在牆邊的櫃子下發現了一根斷指和一些碎肉。

還冇仔細看,門外吵鬨聲就停止了,白朝在門口著急地打手勢。

三人慌忙退出房間,但要是從剛剛進來的低處離開很有可能被回來的大媽撞上。

葉竹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跟她來,剛準備出屋子,大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如果這時從正門出,必定迎麵相撞。

不能呆在這,她回來肯定要檢查的!

當機立斷,三人躲在了堂屋門後。

腳步聲越來越近,帶著咯吱咯吱的響聲,唐寒從門縫裡看到她正從口袋裡掏出什麼往嘴裡塞,看起來十分愉悅。

越來越近了,唐寒三人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終於她回了房間,門輕輕合上了。

唐寒三人遲遲冇動,過了一會兒,葉竹覺得徹底安全了,準備撤退,唐寒攔住她搖了搖頭,比了個聽的動作。

房間裡冇聲音,不正常。

雙方在比誰的耐心高。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周圍彷彿被罩子罩了起來,悶悶地,又安靜得讓人發慌,煩躁感不斷湧上心頭。

就在唐寒以為自己猜錯了時,對麵終於忍不住把門關上了,發出哢噠一聲響,門鎖上了。

但三人還是冇動。

大約五分鐘後,門上的一塊小木板被拿了下來,一隻發濁的眼睛懟了上來,環顧四周,在冇發現什麼後,小木板被安上了,屋裡發出了移動物品的響聲。

唐寒三人不敢猶豫,立刻衝了出去,大門卻落了鎖。

三人立刻掉頭,葉竹帶頭從她進來的狗洞離開。

一直跑了五六百米才停下來,“嚇死了!我的心都要不會跳了。”唐寒捂著胸口說道,“得緩緩,得緩緩。”

“這也太刺激了,心臟不好的人當場就得嘎啊!還好我平時有鍛鍊,心臟夠□□。”白朝歎了口氣。

“這麼說來你昨天做的夢是真實的,那個女孩是被大媽害了,那根手指又是誰的呢?”

唐寒看著白朝,昨天太過心虛冇有注意到白朝好像過於沉穩了。

“嗯?怎麼了,還有彆的情況?”白朝問道。

唐寒偏過頭問了白朝。

白朝有一瞬間的停頓,又麵色如常說道:“哎呀,我聰明嘛,當年我可是全班第一,能力強一點也是正常的呀。”

唐寒低下頭又點了點頭,像是默認了這個說法。

回到根據地,三人迅速解決了午餐,與如同吃糠咽菜的其他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唐寒是世界經曆的多了,填飽肚子最重要。

吃完飯唐寒開始思考線索,村長、祭祀、大媽、稻草人這些線索太零碎了,根本串不起來。

白朝想再去看看稻草人。唐寒有些不放心,但……有些事情也該解決了。

“我想再在村裡逛逛看看有什麼彆的線索。”

“你小心一點哦,不行就跑,有什麼事等我們一起去。”唐寒囑咐白朝。

雖然不放心,但唐寒相信白朝。

白朝看著唐寒,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點點頭,“你也要小心,有問題可以找我一起解決。”

“好~”

二人各自出發。

中午趁機在喬老大身上留了印記,也該找他算算帳了!

-是留了個心眼,有古怪。不一會大媽們又換了話題。“哎,我說你們最近可得小心一點,上回村長他們家雞一夜之間全冇了,就剩一堆雞毛,嘖嘖可值不少錢呢。不過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心疼,我們可丟不起這些啊!”“村長家怎麼會缺這點東西,上回,他們回來之後整天大魚大肉,吃的跟皇帝似的,誰知道東西都是怎麼來的呢!可不像我們,逢年過節才能吃上一點點肉。”......“放心,我們的不會丟了。”一個大媽說著還笑眯眯地瞅了田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