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世書卷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世書卷 > 【綜英美】論DC與無期迷途的適配性 > 盜版蝙蝠俠

盜版蝙蝠俠

。之前向來隻會釋出任務的控製板突兀的出現在我眼前,上麵跳出一行字。是否與李美麗玩家建立聯絡冇有猶豫,我選擇了是。有誰會拒絕早死閨蜜的組隊邀請呢,反正我不能。這種他鄉遇故人的感覺簡直不要太好。“我的天,辛苦這麼久終於有隊友了,還是你!”李美麗歡呼的聲音在我的腦海裡響起,而麵前嚴肅的男人卻一言不發,雙唇緊閉。腦內通話,機密程度超讚。在短暫的溝通後,我跟隨李美麗的步伐,來到了蝙蝠洞。在走之前,李美麗觀察...-

未知是最令人恐懼的,它像一條毒蛇緩緩纏繞上李美麗的全身。這種感覺,自她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如影隨形。

最開始是一條黑暗的小巷,一對夫婦倒在她的身邊,她一個人呆滯在原地,一把黑洞洞的槍口對著她的腦袋。那個時候的她才結束對原本世界的眷戀,根本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她接下來要這麼做

這是她第一次直麵未知給她帶來的恐懼。

接下來的便是在她完成任務的期間。她與其他尋求雪山上那座神秘的廟宇的同伴走在漫天的大雪裡,其中一個同伴倒下了。

李美麗去攙扶那個叫基克利的同伴,當真正將對方扶起後,一股死亡的氣息躥進她的大腦。風雪的寒冷冇有使她退縮過,但死亡可以。

她會死嗎?或者說,是再死一次。

李美麗閉上眼睛冷靜了一會兒,隨後堅定的帶著這個倒地的同伴跟上大部隊。

旅程總是漫長的,更何況目的地都不知所處何處。

這場“冇有”終點的旅途,像酷刑一般。李美麗有種生命力被剝奪的無力感,她越使勁越吃力。那個同伴依舊昏迷不幸,大部隊的領頭人決定離開這裡,比起尋求那個未知的地方,自己的性命更重要。李美麗看著要離開的大部隊,她冇有選擇離開。

就這樣,獨自一人踏上了尋求之路。

她不可以離開,她的任務就是找到那座廟宇。

最終李美麗昏倒了,她冇有扛過風雪和寒冷便倒在雪山上的一個地方,失去了意識。

很幸運,她被人救起,並且來到了所要尋找那個廟宇。廟中的大師卻冇有接受李美麗想要在這裡學習武藝的請求。

想要在這裡修煉,就必須通過古老的試煉。

她可以通過嗎?失敗了會如何呢

李美麗不敢想,她隻能硬著頭皮上。冇有能夠選擇的餘地,有的隻是那控製板上一個又一個的任務。

□□的傷痛讓她有過退縮的念頭,可是她又能去到哪裡呢?

這裡的一切都像未翻開的書本,餘下的是驚喜還是無趣的內容都無從知曉,想要知道的唯一方式就是翻頁。

在此期間李美麗也遇到過追求者。一位明豔的女孩在她去沙漠靜修時不止一次向李美麗展示她妙曼的身材。

李美麗拒絕了她。不止一次,不止一個。

修行的過程漫長而又痛苦。李美麗好像覺得自己形成了一個小世界,這個世界裡隻允許她一個。所以她隻能不停地完成著自己的任務。一位年老的長者用憐憫的目光注視著她。

老者嗡動嘴唇,最終吐出一句話。

"孩子,你受苦了。"

李美麗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是什麼。是可憐她現在父母雙亡的身份,還是自己修行時所承受的苦難。

這種疑問縈繞在李美麗的腦子裡,她機械一般的進食,嘴巴裡麵饃的味道換迴遊離的神智。

乾燥,難以下嚥。

和她原本世界裡母親做的完全不一樣。粗糙的顆粒劃過自己的嗓子,李美麗努力下嚥著,她伸手拿起盛水的碟子喝下裡麵的湯汁。冰涼的汁水流入自己的喉嚨到胃部。

李美麗感覺,吃完她可能會拉肚子。

這些小小的瑣事充斥著她苦悶的人生。當她結束脩行,終於回到原本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最初點。

一位衣著得體的男人迎接了她,領著李美麗來到了這座山莊,她“父母”的遺產。在短暫的介紹之後,男人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便離開。

巨大而又華麗的山莊,裡麵的事物一塵不染,好像一直有人無微不至的打理著。

現在人去樓空,有的隻剩下剛剛到來的年輕人。那個孤獨的身影和這座山莊融合為一體,佇立於哥譚這座城市之中。

......

夜晚來臨,這座充滿罪惡的城市漸漸甦醒。

李美麗打開自己的頻道,裡麵隻有塔克·科波特的聲音。他在與自己的手下交談關於毒品交易的事,他的兒子們也加入犯罪的征途,其中一個與盧克·法內爾科達成私下販賣武器的交易。

鉤槍發射出去,勾住麵目猙獰的水滴獸後李美麗按下按鈕,她就如一道風般來到了這座高聳入雲的鐘樓之上。

蹲下身子俯視著哥譚的建築,李美麗再次打開控製板,那個無法拒絕的任務就靜靜地躺在那裡。她注視著這個任務,良久之後將所有的情緒都轉換為一聲幽幽地歎息。

洪流是她所不能阻止的。

那個被哥譚人口口傳唱的黑夜傳說再次翱翔於空中。在人們心中深深刻下他的身影。

李美麗在遠處看著那座被警察包圍的診所,她將自己與身側儲水罐投下的陰影融為一體。

那所處於哥譚貧民窟與繁華大街交界處的地方,是最容易發生衝突的地方。

耳邊的傳音器繼續傳來塔克·科波特的聲音,李美麗轉身離去。她從臂甲中拿出微型炸彈以備不時之需。

科波特家族的房產,特彆是居住著首領的地方,不僅有大量的人手,那些人手上還有一些不該出現的武器,更有無處不在的監視器分佈在這座房子,時刻監視著這座屋子裡的任何動向。

但今時不同往日。

所以當我再度換上科希利用陰影潛入科波特宅邸的時候,我就明白鬱結於李美麗內心的煩惱已經被她處理。

影子是擺脫不掉的。

遊走於不同人之間,我將李美麗交給我的微型炸彈黏在塔克·科波特兒子們的鞋底。

卓婭回到車隊的時候,厄爾希正在與一群人對峙。那是一群反叛的車隊成員,見到我的到來也冇有任何動容的神色。

倒是厄爾希,他再看見我的時候露出一副氣定神閒的表情。

靴子踏在地上發出細微的聲響,和我揮出的拳頭打到帶頭男人的臉上成了反比。那個渾身肌肉澎湃的男人被巨力打飛,撞到在牆上,從他身後滲出絲絲鮮血。

“想造反,得有實力才行啊。”

我走到厄爾希身前,逼退了先前咄咄逼人的那群人。冇了首領,騷亂的人群就像喪家犬一樣四散而逃。

而我則是和厄爾希交接了一下車隊的事務。他和我來到一處隱秘的地方,從這個地方可以看見更遠的地方,我們還冇有達到的地方。

“如果你不回來的話,我今天恐怕就要多花些時間去處理這些人。”厄爾希的語調冇什麼波瀾,就好像我今天出現的與否都不會改變結局,隻是來的更快罷了。

我攏了攏夾克,和厄爾希一起沉默著觀賞眼前的風景。

其實本來我並不想讓厄爾希站到前台來,這是我的疏忽,因為我本人不太會管理幫派。

是厄爾希自告奮勇,主動擔下這份責任。

我轉頭看向厄爾希,他的左腿是義肢,由彼岸診所救治。那裡的主治醫生冷靜又決絕,護士長卻是一個溫柔的傢夥。

不瞭解她們,就是對她們的尊重。

之後車隊的人有負傷的就會被送往彼岸診所,那裡從來冇有過拒絕接收任何一位病人,當然,醫鬨除外。

相對應的卓婭會送去金錢。彼岸也不裝清高,給多少拿多少,他們需要這些錢去購買醫療器械。

就這樣,車隊和彼岸診所形成了一種微妙的醫患關係。

我不認為這種的行為有失妥當,畢竟厄爾希也冇有反對我的決定。身旁的男人從口袋裡抽出一包香菸舉到我麵前。

我欣然地接受了。

這樣靜謐的氣氛被一個電話打斷,我伸手接起。李美麗的聲音卻響在我的腦內。

電話被掛斷,厄爾希隻對我說了一句祝你好運便離開了。

我看著厄爾希離開的背影直至消失,然後換上科希。利用科希的能力穿越在陰影之中,一路上都冇有什麼行人,隻有一個不知死活的男孩,他一手拿著一個相機,一手拿著地圖。

花了不到二十秒就到李美麗身邊。幾顆微型炸彈靜靜躺在黑色的護手上,出現在我的麵前。李美麗又從要帶上取出追蹤器連同一係列韋恩小科技交到我的手上。

我接過這些裝備,詢問微型炸彈的開啟條件和追蹤器的作用。李美麗的回答是控製器在自己手上,我隻要負責放置炸彈就行了。至於追蹤器的問題,李美麗冇有回答。

冇拿到答案也沒關係。我潛入黑暗,朝目的的奔赴而去。李美麗把原本屬於自己的任務交給我,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而李美麗本人則離開既定的軌跡,在得知科波特家族對蝙蝠俠的計劃後她就絕不可能上當。

給那群老鼠們品嚐一下獨屬於蝙蝠俠的禮物吧。

......

走私武器是科波特家族發展長久德一條線。而與盧卡·法內爾科搭上線的那個青年,他的腳底上被科希黏上了微型炸彈。

奧斯瓦爾德·契斯特菲爾德·科波特,在未來這個肥胖臃腫又畸形的年輕人會有另一個名字,企鵝人。

李美麗危險地眯起眼睛,盯著巷口來來往往的一群人。她看著盧卡·法內爾科是如何把那個可憐的小怪物綁起來,邊笑變大罵道企鵝可不能和人交易。

他們把奧斯瓦爾德綁到一個巨大的廣告牌上,讓他站在狹隘的鋼管上,下麵遍佈著尖銳的石塊,稍有不慎就會喪命。

隻聽見"砰"的一聲爆炸。李美麗按下了按鈕。

微型炸彈威力巨大,頃刻間那個巨大的廣告板,她不信炸不死那個企鵝怪人。

“嗯,就是我記得你之後會遇見什麼雙麪人啊,企鵝人啊,急凍人啊,還有小醜和小醜女。”

"我看的影評蝙蝠俠都是暗黑係角色呢。編劇總是讓那些高人氣人物死死活活的。"

這些話......一直,一直縈繞在李美麗的心頭。

-,那就換他們來。這正中伊琳娜下懷。這就是麵前男人因不堪苦痛而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喊時,李美麗無動於衷的原因。她扒開這位科波特家族成員衣服,將事先準備好的類蝙蝠戰衣套在他身上,隨後換上男人被扒掉的衣服,伸手狠狠一推。這位“蝙蝠俠”重心不穩的走了幾步,走到了落地窗前跪倒。而我在一處房門外停下了腳步。“他們覺得你把我打傷了,所以想占漁翁之利一舉消滅我。”李美麗說著,假裝自己深受重傷一般,踉蹌著爬向“蝙蝠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